对话郭润文:媒体可以来做年轻艺术家的发现者

2014-03-11 11:43:02 来源: 新快网

        导读:在教育方面,作为广州美院造型艺术学院的院长,在他眼里学生缺乏的并不是眼界,相反,只是忽略了基础训练的环节,并直言,它是让艺术家具有艺术审美能力的基本要求。谈及“岭南画坛十大风云人物”,他直言这是一件好事,对美院学生也有激发作用。

        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常务副院长郭润文:

        郭润文的思想总处于“矛盾”之中,作品风格在审美上是古典,但观念上却属当代;时刻关注当下社会问题,又不乏怀旧情怀;自信已经找到了研究艺术的方法,但却又消极地认为油画将被边缘化。在教育方面,作为广州美院造型艺术学院的院长,在他眼里学生缺乏的并不是眼界,相反,只是忽略了基础训练的环节,并直言,它是让艺术家具有艺术审美能力的基本要求。谈及“岭南画坛十大风云人物”,他直言这是一件好事,对美院学生也有激发作用。

        谈创作:致力运用传统技法表达当下意义

        记者:看您作品的第一感觉是,审美与技法是古典的,观念上却是当代的。多年来的油画研究您一直探索的是什么?希望通过油画表达怎样的艺术理想?

        郭润文:从风格来说,我的油画首先是具象写实的。可以说,欧洲19世纪以前的大师作品都是我学习研究的对象。学习他们研究艺术的方法、技法,以及他们的工作方式,来表达当下社会的问题。如何妥善地把这些大师的技法运用到当下问题的表现当中是我一直关注的课题。所以,我一直所追求的就是运用传统的技法,表达当下的意义。

        记者:这些艺术大师具体有哪些?

        郭润文:我对很多大师都具有敬畏之心,他们大部分是具象写实的,当然也有表现主义,抽象主义的。例如写实主义的就有文艺复兴时期的达芬奇、佛朗切斯卡、贝尼尼、杨凡艾克等,现当代的则有洛佩斯、美国的当代艺术家安德鲁·魏斯。怀旧情怀使我区别于同类艺术家。

        记者:您不少作品的题材来自于家居,例如缝衣机、布娃娃、椅子等等,为何选择这些题材?

        郭润文:我会把自己所关注的社会问题和身边发生的重要事件结合起来,例如作品里的布娃娃元素,是我传达艺术思想的载体,通过艺术效果的处理,与其他毫无相关的材料结合起来,以表达我对生存状态的一种态度,以及我身边所发生的一些事件的看法。这些事件通常都是活生生的,比如说身边的一些悲剧性的事件,或是重大变故,或是曾经在生活中对我影响非常大的一些人的生存状态。

        另外,我有一种怀旧情怀,在我看来,怀旧并不保守,而是对历史的反顾,对消失事情的重新认识。这种思考经常会出现在我的绘画中。也许这种情怀使得我与同类艺术家有了较大区别。

        记者:您的《椅子上的缝纫机》就具有一种强烈的怀旧情怀,而《天惶惶地惶惶》则关注儿童的生存状态,有着对童年记忆的重新解读?

        郭润文:你观察得很仔细,很敏锐。《天惶惶地惶惶》,我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这来源于我们小时候经常看到的一些符咒上的文字。符咒的完整文字是这样的:“天惶惶地惶惶,我家有个夜哭郎,过往君子念一念,一觉睡到大天光。”意思就是家里有小孩生病了,整天哭个不停,于是家长在焦虑的过程中需要很多人来分解他们的痛苦,使小孩得到康复。我在安排画面时,木偶周围有一些钢筋裹着,意思是一个被禁锢的小孩,这是很多小孩的生存状态,另外,周围还有一些药方子,那时候我的小孩也经常生病,我内心也有一种焦虑感,所以,这幅画确实是把我的童年记忆和关注儿童状态两方面结合了起来。

        谈教育:以后油画系这个名称有可能会消失

        记者:您曾经说过,美院油画系学生很大的弊病在于他们放弃了美术基础训练的环节,导致这样结果的原因也许是你们在油画系的五个工作室的方向区分问题上,也导致学生的思维流动性太大。在这方面如何解决?

        郭润文:学生对新鲜事物是敏感的,这是好现象。但有一个问题是,现当代艺术快速的转换,会使得学生眼花缭乱,很难分辨自己具体需要什么东西。对于写实方向的基础训练,是需要花大量时间沉下心来做的,浮躁很难走写实方向。因此,直到本科毕业,很多学生并没有学到绘画最基本的东西,也没有形成个人风格。这样就导致他最终所走的路可能跟艺术并无关联。不管是当代艺术也好,传统写实也好,基础训练都是不可或缺的环节。它是让艺术家具有艺术审美能力的基本要求。

        对于五个工作室设置的问题,我认为要强化每个工作室的教学目标,把每个工作室的特征加以强化。此外还要建立以艺术家个人为特点的工作室,现在架上绘画已经开始有边缘化迹象,具象写实的方式就更加少了,甚至有销声匿迹的可能。因此,我认为建立艺术家个人化的艺术工作室很有必要。虽然表面看上去油画的方向被消解了,或者被边缘化了,但是技术会得以保留,而且保留的是精髓、精华。可能我这种看法比较悲观,甚至以后油画系这个名称有可能都会消失,将会跟版画系、国画系等架上绘画相关的专业,合称为绘画系。实际上,西方现在很多美术学院就已经没有油画系的概念了。

        媒体可以来做年轻艺术家的发现者

        记者:近期,新快报社为推动艺术普及,引导大众接触真正优秀的艺术作品,特别策划了“2013年度岭南画坛十大风云人物”评选活动。您怎么看待这样的活动?

        郭润文:这样做很有意思!我认为把真正的艺术家,把好的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放在同一个平台上面推介出来,这是媒体人应该做的事情,也是一个好事情。这可以让老百姓更了解和熟悉岭南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也会对美院的学生有所激发。

        我认为,首先要注意的是挑选艺术家的准确性,所挑选的艺术家要符合这个应有的位置,但是,也要寻找一些现在并不太出名但又画得特别好的年轻艺术家,媒体可以作为一个发现者,把他们放到这样的平台上。这样就具有了延续性,不仅仅是老人的艺术,还是青春的艺术,是具有可发展性的艺术。我觉得这样是具有吸引力的。

        广美油画系五个工作室方向

        第一工作室:古典、传统的教育理念
        第二工作室:具现代取向写实绘画研究的教育理念
        第三工作室:表现主义架上绘画的理念
        第四工作室:图片和绘画相结合的现代绘画理念
        第五工作室:带实验性的超出油画范围的理念,诸如图片、图像、影像类

        (郭润文,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造型艺术学院院长,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常务副院长,广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新南方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新南方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