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王璜生:策展需要专业化的出发点和职业化的反思

2014-03-10 11:04:09 来源: 雅昌艺术网

        雅昌艺术网:王馆长您好,首先恭喜您成为AAC艺术中国入围“年度艺术策展人”前十的策展人,这和您去年丰富的策展经历是分不开的。在去年您所策划的展览里,有哪些对于您来说是比较重要的?

        王璜生:我觉得是有两个是2013年我们美院比较重要的展览策划:第一个以两张作品做了一个展览的李叔同的展览。因为李叔同特殊的身份还有他作品的特殊性,使得这个展览很有关注度,但是如何用仅有的两件油画作品来做一个展览,又做的大家能够获得很多的东西,这其实是一个在中国的策展历史上是很有意思的一个阐释。虽然在国际上也有很多这样的做法,但是在中国如何做出来,做得更加有意思,我们也做了一些努力跟阐释,得到的反馈还是非常积极的,而且公众会从我们这两件作品的特殊介绍,包括考证,包括作品的保护,科技的相关的信息,产品的规范化的管理,李叔同相关的知识背景,包括早期留学日本的这段历史的呈现等这些东西使得这个展览很立体,反映也比较不错。
 
        另外一个我特别要说的是《“社会雕塑”博伊斯在中国》的展览,这个展览应该说是中国的一个文化机构主动出击去策划一个这样的当代重量级艺术家的作品。博伊斯的作品不是巨大的,非常有代表性的,但是恰恰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博伊斯整个作品最重要的理念就是融进行生活的各个方面,看似作品又不似作品才是他最重要的意义所在,这次展览起到了这样一个意义。

  第二在博伊斯这样一个非常有争议,但是又有一种积极的,对于当下的艺术事件有一种冲击力的一个艺术家或者是他的思想应该重新被认识的一个艺术家,我们去揭示的不是他的具体作品,而是揭示他的思想,这个思想对当下是有积极的意义的,我们如何成为社会雕塑家,应该如何塑造雕塑社会,这所隐含的意义也是非常大的。像这样一个展览,我们所做的一种努力,包括资金的筹措、社会的合作,各个方面的支持,这个工作是很立体的。

  雅昌艺术网:2014年您将会有怎样的策展计划?有什么特别的或者重要的内容给我们先透露一下?

  王璜生:今年来讲现在就是做《“无形的手”第二届CAFAM双年展》,在年底第二届未来展马上会启动去进行。但是我一直还是比较强调一点,当代艺术的策展是一个方面,其实美术史的研究策展是很重要的,包括像去年、前年我主持的,当然策展人不是我,就是北平艺专的研究,从油画和国画的展示;还有我在2014年为龙美术馆策划的开馆的展览《“开今•借古”龙美术馆(西岸馆)开馆大展》,其实也是对美术史、古代史,包括用什么观念重新认识古代作品跟当代作品之间的关系或者说在美术史,在二十世纪的美术史里边,国画、洋画问题,包括当代艺术这个部分,因为当代艺术会做很多,但是当代艺术的策展是用什么角度来介入,我用了一个个案历史,在个案中认识历史,又呈现个案本身的历史,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总体上的策展思路,去阐释这样一些东西。

  雅昌艺术网:作为策展人,又是央美美术馆的馆长,依托央美的这样一个学术的背景和环境,我也很能理解您刚才所强调的,策展人对于艺术史的梳理的必要性,但是我们确实看到的目前策展生态的多样化,甚至是去学术化的趋向,而向着一种多专多能的方向发展,在这方面您认为目前就艺术策展生态来说,一个策展人能够做的有哪些?

  王璜生:我觉得最重要一点是现代社会不缺乏才能,都很有才能,但是我个人说应该第一要坚持一种专业精神,我上次在中国美术馆的一个年会上的小组讨论,我就提出来今天的讨论不要束缚,我们讨论的是职业化和专业化的问题,无论是策展人也好,美术馆也好,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专业化和职业化,职业化包括有职业道德,你作为一个策展人,我们的道德底线在哪里,我们的职业道德在哪里,如果将它变成一个非常职业化的操作规程、道德规程。

  第二是专业化,用什么样评判一个展览策展的好与坏,或者是专业出发点在哪里,专业出发点可以被批判,被讨论,但是应该有专业的出发点,其实我想这次的展览,我们这次“无形的手:策展作为立场”一定会引起很多的争论,也有很多问题的存在,但是我们至少是有专业的出发点,我们在坚持一种专业的出发点,这种东西不断地往前推进,这是一个过程,我们也在反思我们的自身,我们的反思也是非常职业化跟专业化的,无论从策展人、艺术家、美术馆角度都应该是有一种职业精神跟专业精神的。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新南方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新南方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