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阿湃:画意谈

2014-03-05 14:28:19 来源: 新南方艺术

暂无摘要。

        郑阿湃,1966年生于广东潮安县。199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为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州画院专职画家、创作部主任兼秘书长,广东预备役师画院院长、“青苗计划”课题组召集人。

        写生

        八大山人有没有画过写生?徐悲鸿画马有没有写生?郑板桥画竹有没有写生?写生与创作没有由此及彼、因此至彼的关系。写生是面对自然,是对自然的观察,是审美训练,练习基本功。

        写生就是当时,是对当时情与境的直接感受,是一种即时的记录。但是创作不一样,会融进很多其他的东西。写生对于画画,就像人每天都要吃饭一样,是一种必须的东西。走过练习技法的阶段,写生就只是一个手段,
不是过程。这个时候,写生也可以说是创作了。所以到了这个层面,写生其实也可以说是“写意写生”了。

        “意”

        中国画经常谈到“意”,对于我来说,“意”就是每个人视角的独特性。绘画对象除了人什么都不是。没有我,它什么都不是。

郑阿湃  晴雪 120CM×120CM 2008年

        情感

        画画就是抒发情感的载体,是一种个人情感的表达,是情感的一种表现手法。对象并不重要,载体只需要能够达到目的。要对非自己情感中的东西真情流露很难。我曾经在内蒙写生,见到胡杨特别激动,很想画胡杨。回来后起了个稿,之后就画不下去了。我与它的感情隔得太远了,当时为胡杨的苍凉所震撼,但我跟它没有深厚的感情,画出来的东西很难触动自己和别人。搞理论的人经常讲画派,但是不管什么画派,都只是一个手法,感情的表达是共通的。

        体制

         有思想的人没有束缚。有局限才能体现高度。能够画画,成为一名职业画家,对我而言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不管是卖牛腩粉还是画画,都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既然能以自己喜欢的事情为职业,有什么不好呢?绘画表达不管什么画派都只是一个手法,感情的表达是共通的。如果我们来谈画派的地域性、时空性,如今信息这么发达,交流这么多,传播这么迅速,绘画现在已经失去了它的地域性表达。如果一定要说地域性,那么回到本质上的东西,它就存在于感情之中。

        绘画教学

        艺术教学应该是一件好玩、但是要对别人负责的事情。技法是别人可以教的,想法永远是自己的。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新南方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新南方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刘曦林:论青年艺术家的成长

下一篇:已到最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