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艾:重新问道——读方土山水画随想

2014-03-04 16:39:55 来源: 新南方艺术

暂无摘要。

文/王艾  广州美术学院岭南画派研究室见习研究员

        面对方土近来创作的一批山水画作,我却无由来地想起了不久之前读过的一篇文章——在那本话题无数的《火与冰》在台湾再版时,许知远以一种略带感伤但亦平和冷静的笔调回顾了余杰、摩罗与孔庆东自上个世纪 90 年代初到当下的转变过程。与稍长的 50 年代出生的人的坚守不同,60 年代出生的知识分子在这二十多年来大都经历了瓦解和裂变。而下一代人则走在他们的蜕变逻辑上继续分化,最终在诸多一瞬即逝的狂欢中或更为保守、或更为极端乃至于更为荒唐。其中况味,也许只有同样跋涉在这个日新月异却越来越令人喘不过气的时光隧道中的行者们才能体会。

方土  山居幽赏图 38CM×53CM  纸本设色  2013年

        之所以要从这些不着边际的话语开始,是因为从年龄上来讲,方土与上述几位可谓是同一代人。从某种意义上讲,方土的绘画包括他的艺术活动,完全可以看作近二十年来文化思想大潮涤荡在中国画方面的映射。作为一个有着敏感触觉的艺术家,他往往比他人更早、更彻底地感受到这个时代的价值观转变,并作出响应。如果圈定在艺术家这个范畴内,他几乎比同时期的任何人都更具备标本性意义。实验水墨、主题创作、大写意花鸟等看似并不搭边的概念在他一个人身上得以完全呈现。而他的身份亦从一个前卫的水墨艺术家转化为创作机构的领导。有趣的是,直至今天,他依旧同时进行着这数种艺术类型的创作。集体意志与笔墨游戏可以并行不悖,方土从来不需要以明确并且单一的面貌来作为被艺术界记住的筹码。抑或说,大胆的“拿来主义”思维以及一挥而就的画面控制力即是他鲜明的艺术个性。所以近年来当方土将题材延伸至山水画的领域时,不只是我,大部分人都觉得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绕开了百年来写生浪潮所带来的“新正统主义”,亦无意探讨过多“传统”、“笔墨”、“当代性”等终极命题,方土的山水画在短时间的试探后便迅速地进入了能够自圆其说的成熟状态。在去年的一些展览中,他的一些横屏山水画多少还带有某些从赖少其晚年那些充满生命撞击力的作品中获得启示的痕迹,画面的布局与节奏控制亦不难看出当下流行的黄宾虹风格。而一些表现实景的写生作品,可能因为有着太过具体的主题需求,客观对象与水墨形式的结合亦带着一丝可被察觉的不协调感。但在近来的一批山水画小品中,方土减去了部分焦墨揉擦笔调的紧张感,放开了过分强调的山川块面组合,进而加重了他得心应手的水墨铺张,使视觉感受也变得更为多样化。

        在不大的尺幅中经营出一批具可读性的作品,并尽力避免视觉上的重复疲劳,对于另外一些画家来说,有时候并不是困难与否的问题,而是“能为”与“不能为”的两极选择。而方土再次发挥了令人艳羡的天赋,这种天赋既体现在对水墨的操控能力上,也体现在他的判断力上。换而言之,一个艺术家不可能具有应付所有艺术标准的完备能力,但方土的山水画没有太多沉重的文化使命,也没有欲语还休的焦虑情绪,他在笔墨方面那超乎一般人的自信心完全撑起了画面的丰富观感,并游刃自如地与之前的其他作品序列拉开了距离。

方土  山色天地 弦留古今   38CM×50CM  纸本设色  2013

        在画室中,方土将这批作品一字排开,画壁上巨幅主题创作与这些小小天地中的自得其乐形成了一种略带诡异的对比。主观地说,前者带给我的感受是一种外部的压力,贯穿其中的宏大叙事与强烈象征,时刻提醒着绘画创作在今天依旧不得不带有似乎理所当然的功能性;而后者则散发出轻松的自我调适与自我观照意味,轻舟一叶,飞鸟越过山脊,那些我们已经太过熟悉的元素依然可以被灵动的笔触赋予新的观看价值。山水画这一古老的心灵家园再次发挥了它温情脉脉抚慰人心的作用。不只是方土,诸多这一年龄阶段的艺术家在近年来无论在审美抑或是形式选择上都
或多或少地出现了重新问道于传统精神的现象。这似乎不能简单地以“回归”来形容,在面临选择的无所适从以及艺术话题的兴奋阀值已经大大下降的当下,纸笔间的磨砺以及小规模的尝试,应该是维持一个艺术家绘画灵敏度乃至于继续发挥天赋的良好保养方案。进一步来讲,也可能是另辟蹊径的有效方式。

        方土早年在实验水墨上所力求建立起的现代性,是坍塌了?还是重生了?这些带判断性质的词汇也许都不合适。他早年的水墨实验痕迹虽然至今仍在纸本上时不时地闪现,但我觉得那个崇尚孤胆英雄的辉煌年代其实早已逝去。然而方土桀骜不驯的精神总是会在现实中找到新的拓展方向,他拿手的大写意题材往往更容易得到观者发自内心的认可,这批山水画亦不例外。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这种重新问道于山川的传统取向出现在一个具挑战性格的画家笔下,未必就不会对惯于吟风弄月、自叹自惜的传统中国画艺术产生新的冲击!

2013 年冬至笔于未至书屋

        方土,1963年生,广东省惠来人。现为广州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华南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市第十三、十四届人大代表,广州市优秀专家,广州市各界知识分子联合会副会长,广东省第八、九届青年联合会常委。

    擅长大写意花鸟画、人物画,又及山水画、实验水墨。作品入选第八、九、十届全国美展和国内大型美展并数次获 奖,为韩国亚洲美术馆、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广州艺术博物院等机构收藏。出版个人画集十余种,举办个展十余次。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新南方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新南方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