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圈大佬们的文化热:富商热衷艺术品收藏

2014-03-03 14:16:51 来源: 金羊网-羊城晚报

暂无摘要。

        如今,中国商圈里的老板们,逐渐兴起了一股“文化热”。西学、国学、文艺、运动、收藏、探险,一样不落。

      商圈里的这种“文化热”,如今的“温度”正越来越高。老板们玩得得心应手,玩得既显身价地位,又能赚钱。

        1学儒学佛练太极

      老板们的文化热,分为“西学派”和“国学派”。这两年,“西游取经”的不少。企业做大了,成了跨国企业,必须在更大平台上学习领军之道。

      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2010年底去哈佛“充电”,选了《城市规划》、《资本主义思想史》和《宗教如何影响资本主义思想》三门课,说是要“取西方之经,寻未来之路”,朋友说他回来后“变得更随和、更包容了”。京东CEO刘强东近年先后到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游学,高管们也觉得他变了,开会时不再很快发表意见,而是等大家说完再说。

      而“西游”最用心的可能是携程网的梁建章,他13岁就开发了用电脑写诗的程序,20岁在美国拿到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在硅谷巨头甲骨文公司做到高管,后回国创办携程。成功上市后,他去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一去6年,随后到北大执教,直到2013年3月,又重返困境中的携程,出任董事会主席兼CEO。

      “国学派”中不少人学道家、练太极。比如“7天”连锁酒店创办者郑南燕,推崇道家的无为而治,身边常带一本《道德经》,管理是“放羊式”。他喜欢说:“在一个好的制度里,人不会总做一些太烂的事。”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也说:“佛家思想让你学会做人,儒家思想让你加强管理,而真正的领导力来自道家思想。”他拜了9位师父学太极拳,2013年与李连杰合开了“太极禅苑”。

      马云说:“人要活得长,要少动;要活得好,要多动。要活得又好又长,就要练太极拳,慢慢动。公司也是如此。我最欣赏太极中的定、随、舍三个字。定即看清趋势,镇定面对;随是自己有实力,才懂得怎么跟随别人;舍是看清自己,知道该要什么,放弃什么。”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也酷爱太极,他说“打太极身心都能够得到锻炼,所以喜欢”,并戏言马云“层次高”,“他是在用思想练,我是在用身体练”。其实他也想得很深:“太极文化是道家文化的精髓。老子有句话,‘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就是太极哲学。”并提出“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概念,希望“像水一样对人人都有益”。

      也有崇尚儒学的。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较早就将儒学思想应用到管理中。他提出管理者要“为人之君”,有君子风度;“为人之亲”,待众生如儿女;“为人之师”,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先做到,这都源自儒家思想。

      方太集团总裁茅忠群曾到北京大学进修国学,在企业内部建“孔子堂”,从《三字经》讲到“治国平天下”,还将“仁义礼智信”写进公司章程。正如财经作家吴晓波曾经归纳的,“儒商情结”与“毛泽东情结”、“红顶商人情结”一样,是中国企业家心中根深蒂固的东西。

      海外不少企业家也向往当“儒商”。约翰·门泽在担任沃尔玛国际部总裁时,给自己取名“庄孟哲”。他非常推崇孔孟之道,并说沃尔玛的企业文化重视尊重个人,这和儒家思想中仁者爱人、以人为本的理念是一致的。

      最有“国际范儿”的文化爱好,可能是学佛。学佛的商人,人生境界自有不同。19世纪朝鲜第一富商林尚沃一生信佛,去世前将全部家产捐给国家,并教育子孙“财物是招祸之门,遗产是斩身之刀”。至今,他的理念仍在影响韩国企业。

      乐善好施的华人富豪李嘉诚曾说:“我是学佛的,越做慈善,越有钱。”这也是悟透了财富的取舍之道。被称为“佛商”的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办公桌上放了部《金刚经》。他多次慷慨捐款,说“捐款是出于一种共享的心态”。

      美国钻石商人罗奇格西学习佛教20多年,写过一本名为《当和尚遇到钻石》的书。他悟出的经营之道有三:一是赚钱,二是乐在其中,三是创造有意义的人生。借助佛家智慧,他将一个欠债5万美元的小公司,打造成年收入1亿美元的大型企业。

      2既收获金钱又显地位

      无论学佛、学儒还是学道,都是在投资头脑。而另一种文化生活——艺术品投资,则是既怡情养性,又能显示身价,还能赚钱。

        2013年,胡润发布的富豪另类投资白皮书中称,中国富有人士投资艺术品的已达64%。不久前,《财富观察》在伦敦发表的报告称,从2008年到2012年,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富豪购买包括艺术品在内的奢侈品的开支,每年增长超过22%。从2013年到2017年,各国富豪们用于购买艺术品等奢侈品的开支将每年增长超过10%,而购买名画几乎成为超级富豪们的必然动作。

      美国老牌艺术杂志《艺术新闻》发布的2013年全球收藏家排行榜上,前十名全是各国富商。第一名是法国著名奢侈品企业LVMH集团的CEO阿诺特夫妇,其余富商还有美国的银行业投资家布莱克夫妇、退休地产商布罗德夫妇、沃尔玛集团CEO爱丽丝·沃顿、中国台湾的投资家陈泰铭等。

      许多人出手阔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人科恩夫妇2013年买毕加索名画《梦》,花了1.55亿美元;卡塔尔萨尼家族的马雅莎,2012年以2.5亿美元买下保罗·塞尚的名作《玩纸牌者》。

      这些人的藏品也很惊人,希腊船王之子尼阿乔斯藏品总价值超过20亿美元,罗纳德·劳德和他的哥哥、化妆品企业雅诗兰黛继承人雷纳德·劳德都痴迷艺术,后者在2013年向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捐出价值10亿美元的藏品。而法国PPR集团的掌门人皮诺特是法国第五大富豪,为放他收藏的当代艺术品,在意大利威尼斯建了一个艺术馆。

      从榜单上看,欧美富商仍是艺术品投资的主力。不过,这份总共200人的名单里,也有17位亚洲藏家,包括中国内地5人、中国香港1人、中国台湾2人。香港藏家刘銮雄靠股市和商铺起家,从事收藏近30年,一些藏品曾创下拍卖纪录。

      有些藏家作为商人的知名度并非特别高,比如北京藏家杨斌,主业是销售高端汽车,还开了个画廊。另一位藏家是现代传播集团董事长邵忠,他将一份老牌的英国艺术报纸引入中国,出版中文版。上海藏家乔志斌则主要经营娱乐业。

      连续第二年上榜的刘益谦夫妇,则不无争议。他2012年在上海创立龙美术馆,是国内收藏实力最雄厚的民营美术馆。但他也被认为没有艺术鉴赏力,花的都是冤枉钱。2013年9月,他在拍卖中以5000多万元人民币购得苏轼的《功甫帖》,但很快受到上海博物馆3位研究员质疑,认为这是伪品。这一争议至今无定论。

      一位书画收藏家曾告诉记者,艺术品市场“水很深”,中国富豪大多初学乍练,鉴赏力有限,离大收藏家还差了一截。

      还有些中国老板,投资艺术品只是为避税。一位会计业内人士说:“企业的艺术品投资应当怎样入账,现行的会计准则里并没有规定。因此,一些企业把购买的艺术品列入‘固定资产’科目,每年都有折旧,可拉低企业总资产价值,减少其利润,少交所得税。”比如,某企业用1亿元购艺术品、“使用年限”为5年,每年折旧费2000万元,按25%的税率,每年可少交500万元税款。

      3“玩命锻炼”也是文化

      还有一些企业家,他们的热衷文化只是为了开心。其中,不少人都是体育迷。比如,联想集团的柳传志是高尔夫球迷,曾说“钱挣得够打高尔夫球就行了”。郭广昌上大学时,曾经和同学一起从上海骑自行车到海南旅行。

      曾两次登上珠峰的王石则说过,“登山是我的一种生活状态”,让他获得“在事业上无法得到的满足”。万科集团的总裁郁亮、中坤集团的董事长黄怒波也曾成功登顶珠峰。黄怒波2010年从南峰登顶时,曾坐在雪地中朗诵自己写的《珠峰颂》,高喊“我祝愿我的灵魂永远干净,我希望我的世界永远温情”。

      其实,“玩命锻炼”还真是一种流行的商界文化。这在硅谷特别明显。那些高科技公司的老板们喜欢骑自行车、长跑、划船、登山、冲浪等各种高强度的运动,高尔夫反而没有市场。

      有人分析,上一代的老板们统治的是以制造业为基础的蓝领世界,不少老板自己年轻时干过粗活吃过苦,有了钱不愿再满头大汗,高尔夫就成了时尚。新一代高科技公司的老板们则成天坐在电脑前,费的是脑力,为了保持大脑活跃,就需要多运动。

      甲骨文公司的CEO埃里森生性争强好胜,爱飙车,爱开飞机,曾在夏威夷冲浪时摔断骨头。他最喜欢的是玩帆船,曾在2010年夺得美洲杯帆船赛冠军。他说:“在商业社会打拼与海洋上的风浪搏斗同样刺激。我航海时会四处乱看,有人想较量一下吗?”

      在迪斯尼公司当过高管、又出任保健品企业康宝莱CEO的迈克尔·约翰逊玩得更刺激,有近20年的铁人三项运动经历,得过洛杉矶的铁人三项比赛冠军。他靠充沛的体力,把企业带出困境,还曾被美国媒体评为全美最佳CEO。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新南方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新南方艺术网的价值判断。